关棠.

在校学生,佛系写文

创业时代

#摸个鱼#

#私心all邪#


现在的吴老板还记得,在最年少最意气风发的时节,他们顶着一腔热血闯荡,在窄小的简陋的出租屋大谈时事,口沫横飞在饭桌上用口舌大杀四方,自得轻狂,不知天高地厚信誓旦旦踌躇满志的说自己要干出一派大事。

每次一谈完一笔生意,黑色的羽绒服随手一裹在满是烟酒味的西装上,去掉一身文质彬彬知情达理的气质来,毫无形象的蹲在马路边麻利的解决作为夜宵的麻辣烫。两旁的店户灯红酒绿,路灯阑珊,会有深夜在空荡荡的马路上的轿车奔驰而过,只听得见呼啸在耳边的风在嘶吼与一闪而逝的尾灯。快速转动的轮胎会惊起压抑在路面上的污水,是早晨蒙蒙细雨留下的痕迹。它溅起的一点一点的泥沫子可能会溅在吴邪的皮鞋上,可他并不在意。

这时候张起灵会陪他一起蹲在马路上,看起来仙气十足的脸也会因为夜与繁华而粘上人间烟火的气息。也许他们在这个时候会交换一个淡淡的烟味甚至还混着麻辣烫味道的吻,在唇齿交磨之间吴邪一抬眼就能看见张起灵的眼睛,很黑,深邃,有着点点笑意和他。

张起灵也可以看见吴邪的眼睛,很亮,周围的霓虹灯都比不上他的万分之一,少年心性有之,未来之期望亦有之,张起灵在吴邪眼里正好可以看到,一颗迷失方向从而点缀在他眼里的熠熠生辉的星星。

冷风会呼啸,会嘶吼,街边有喝多了的化着浓妆的女人甩起卷发边哭边喊死了都要爱,一个二个打扮的奇奇怪怪

青年在路边大声的讲着低俗的黄段子来彰显他们的成长。风会灌进他的衣领,他的袖口,他的指尖会变得冰冷,鼻尖会染上点点的红,他们的手会收拢,会紧扣,十指相扣也像两颗火热的心紧靠在一起,那在手心里的一点点温暖,可以支撑他们度过寒冬。

张起灵的额头贴在吴邪的额头上,在他的唇边落下一个轻柔的吻,“会变好的。”他说。

“我知道。”吴邪蹭了蹭张起灵的鼻尖,嘴角上挑,眉眼含笑,又强调了一遍,“我知道。”


秀娘妆

#我也不知道我想干什么#
#秀邪#
#嗯...maybe 吧#
#有花邪#
#小花和秀秀的互动你们要是认为是花秀其实我也没办法#
#有私设#
#随缘#

1、
霍秀秀还记得她第一次参加新月饭店的时候。

第一次代表霍家。

这次是按着霍家的名义,举办的一次饭局。

大概意思是,霍家现在是她霍秀秀当家,其他那些不三不四的地头蛇看着点风向,既然掌着舵,那就要看着风在往哪边驶。

听起来颇有警告的意味。她抬起下巴,对着镜子打量着自己艳丽精致的妆容是否合适。

本来是那么拘束和压抑的事,但她还在后台苦中作乐的想着这次的金玉簪子和耳坠没上次的那么重。

外面的金碧辉煌让她有一点无措,但良好的教养和现在的身份不允许她有一丝一毫的失态和怯场。

她本是深闺中被千宠万爱的小姐,只是世事无常,霍家必须有一位家主来撑着它的威名和伟望。

反目的亲人,内乱的盘口在霍仙姑死的那一天都剥去了伪装的假面,露出了最丑恶的嘴脸。

她也无奈过,绝望过,悲愤过,但她不能这样就放弃霍家,放弃九门。

还好她挺了过来,不算太惨,还有解雨臣和吴邪明里暗里的帮衬着。

但是最后的威望能不能树立,就只有看今天。

吴邪在大堂的中央,帮她与那些老狐狸周旋着,得体的白唐装衬的他身姿挺拔, 如沐春风般的得体的笑容,不知要打动多少深闺女子的芳心。

可谁知道这个人在想些什么呢。她想。

看起来春风拂面,扮猪吃老虎比谁都厉害三分。

这种人精不精明随手一掂量就知道,借刀杀人什么的玩得不亦乐乎,连盘口里的老油子都要让他三分。

但是他现在在这,帮她霍秀秀镇场子。

所以这些不重要,只要他在这儿,就是好的。

他身为九门中人,自然不会娶寻常女子。但要是真有什么差错让那些杂七杂八的女子入了他吴小佛爷的法眼,估计怎么也不会太差,那到底也会是实打实的比她霍秀秀好。

她坐在梳妆台前,想着那些毫无意义的事。

时间到了。她默念道,起身快步走向后台。

解雨臣已经等着了,在百般无赖的一点一点玩着他的粉色的翻盖手机。

他打量着霍秀秀,转身就推开了门。

嘈杂声一拥而入,突如其来的灯红酒绿让霍秀秀皱了一下眉头。

但解雨臣的身影挡在她的面前,替她挡住了那些风尘。

“听好了。”他说,外面的灯光给他的背影镀了一层金。

“你现在不是霍小姐,更不是霍秀秀。”

“你现在你只能是霍七姑娘。”

“我现在也不是解雨臣,我是解九爷,解家的当家。”

“看着人群中间的那个人,忘记他是吴邪。”

“在众人面前,他只能是吴小佛爷。”

“准备好了吗?来接受你繁杂的人生。”他似乎轻笑了一声。

外面喧闹,每一个人都怀揣着假笑,在这人龙鱼杂的黑洞里等着自己感兴趣的乐子,那些肮脏的,她霍秀秀不屑与厌恶的都涌入她的眼帘。

她突然觉得无助和惶恐。

但你是必须往前走的,霍秀秀。她想着。看似轻佻的走过解雨臣,并回以娇媚的一笑。

“我们早就别无选择了,不是吗。”红唇勾起,细眉微挑,女子的眼里炸开一片繁花似锦,踩着高跟发出有节奏的韵调,走向最中央的吴邪。

她的背影像极了当年风华正茂的霍仙姑,妩媚又逍遥,带着天生就是上位者的优越和自傲。

背影窈窕,美人如画。

就是这样一个美人,一步一步亲自走向深渊,毫无怨言。

吴邪看见霍秀秀走来,眉眼带笑。

“好久不见,霍七姑娘。”

“好久不见,吴小佛爷。”

好久不见。